在一場題為“欺騙的意圖:藝術世界的偽作和贗品”的展覽中,那些藝術界著名的“假貨”———由專人24小時看管,獲得了真跡才能享受的待遇。
  “它們不是原創作品,但由於如此有聲望,因而需要給予像真跡一樣的安保措施。”從展覽主辦方美國馬薩諸塞州春田博物館藝術部主任朱莉亞·科特尼的話中,可以窺見之所以舉辦這場巡展的部分原因。
  享受“跨國借出珍貴”的待遇
  《基督之首》一離開荷蘭鹿特丹的博伊曼斯·凡·伯寧根博物館,就會有專人開始護送。為了確保護送人員能得到良好的休息,並保持警覺,此人會坐頭等艙。直到這幅畫安全地鎖在美國馬薩諸塞州春田博物館的保險庫里,護送工作才算結束。
  本月,這幅畫將首次在美國展出。
  博物館之間跨國借出珍貴展品時,要求24小時有專人看管並不是罕見的舉動。但這次耗資估計超過3.1萬美元(約合19萬元人民幣)的安保措施之所以值得一提,是因為這幅畫是偽作。
  但它並不是一副普通的偽作,而是有史以來最臭名昭著的偽畫製造者凡·米格倫臨摹的維米爾作品。凡·米格倫是二戰時期的畫家,其偽作十分逼真,以至於在戰後不得不面對證人創作一幅,才得以擺脫向納粹領袖赫爾曼·戈林出售國寶的嚴厲懲罰。
  顯然,一些贗品相對其他贗品得到了更平等的待遇。在紐約,一些藏家通過諾德勒畫廊購得了數十件售價高達幾百萬美元的偽作,這些買主已經提起訴訟,稱他們本以為價值連城的現代藝術傑作現在“一錢不值”了。諾德勒畫廊已經因此關張大吉。
  但是博伊曼斯博物館借出的作品,以及與它在巡展中共同陳列的其他幾幅著名偽作,仍然有著極具價值的神秘氣息。春田博物館藝術部主任朱莉亞·科特尼說,“它們不是原創作品,但由於如此有聲望,因而需要給予像真跡一樣的安保措施。”
  出於安全考慮,借出和借入的博物館都拒絕透露作品的估值或保險信息。然而這些畫作完全被當做了真跡對待。博伊曼斯博物館負責藝術大師舊作的策展人弗里索·拉梅策說,“安保要求與我們借出的其他作品沒有差別。”
  因此,舉例來說,凡·米格倫的作品除有專人護送之外,每當畫作離開一家博物館和到達下一家博物館時,還會有一名外聘的文物管理員仔細檢查每一寸畫布和畫框,彙報畫作的狀況。
  “比它們模仿的真跡,更真實”
  這場題為“欺騙的意圖:藝術世界的偽作和贗品”的展覽中,收入了三幅凡·米格倫作品,除《基督之首》外,還有來自美國紐約州格倫瀑布市海德藏館的《戴藍色蝴蝶結的少女》,這幅畫曾被歸為維米爾作品;以及來自英國倫敦考陶爾德畫廊的《老鴇》。
  展覽中的其他偽作則出自另一些著名騙子之手,包括艾米爾·德霍瑞,他是匈牙利人,自稱售出了一千幅偽作;約翰·邁亞特,他的同謀滲透進了泰特美術館、維多利亞與艾爾伯特博物館、倫敦當代藝術中心的檔案館,放入偽造的來歷證明文件;以及馬克·A·蘭蒂斯,此人曾是一名畫廊主,在過去四分之一世紀的時間里,他試圖將自己的贗品捐贈給美國40多家博物館。
  從事藝術品調查工作的科萊特·羅爾是此次展覽的策展人。她說,這些人之間的共同之處在於“藝術志向受挫、個人生活混亂、蔑視現代藝術市場和專家”。
  展覽是羅爾與非營利團體國際藝術及藝術家協會共同組織的。在得知單單博伊曼斯博物館要求的安保措施,就估計花費高達3.1萬美元時,她很震驚。這個金額接近1996年凡·米格倫《神殿里的基督和記錄員》在佳士得拍出的3.95萬美元的價格。
  偽作無一例外地會對藝術價值及市場信用提出棘手的問題,也會激發起懷疑藝術專家的情緒。
  2013年11月,藝術批評家布萊克·戈普尼克在《紐約時報》撰文稱,作偽者可能是“藝術愛好者的朋友”後,《紐約時報》的網站和報紙圍繞偽作價值發生了激烈的辯論。著有《作偽:為何贗品是當今時代的偉大藝術》一書的喬納森·濟慈寫道,“偽作比它們模仿的真跡,更真實”,因為“它們真正在操縱社會,而不是僅僅在描繪不同的視角”。
  凡·米格倫複製的《以馬忤斯的晚餐》,被最資深的維米爾專家稱為“維米爾的一幅傑作”,甚至是最出色的傑作。鹿特丹倫勃朗協會在1938年以52萬荷蘭盾的價格(相當於現在的640萬美元),替博伊曼斯博物館買下。《基督之首》在1941年以47.5萬荷蘭盾的價格售出,相當於現在的440萬美元,這幅畫被認為是《以馬忤斯的晚餐》的習作。
  偽作之所以有吸引力,無疑是因為得知最高端的鑒賞家受到矇騙時,所產生的滿足感。
  喬納森·洛佩茲在2008年出版的關於凡·米格倫的書《不存在的維米爾》中寫道,“儘管最棒的作偽者能夠模仿已經去世很久的藝術家的風格,但他們常常會反映出自己所在時期的品味和態度。”他寫道,聖經場景在凡·米格倫的畫作中,女子酷似20世紀20年代的時髦女郎。這些畫作在今天看來顯然是拙劣的偽作。
  與其說“欺騙的意圖”巡展中的作品是藝術,不如說是古董,它們具有真正的歷史意義。在這種層面上,這些偽作也突顯了真作所具有的持久吸引力。凡·米格倫畫作的複製品並不會需要這麼昂貴的安保措施,也無法吸引觀眾前來參觀。
  《基督之首》和與它一同巡展的作品之所以能夠展出,恰恰是因為它們是真實的———是真實的偽作。(王童鶴)  (原標題:與真跡“媲美”)
創作者介紹

傢俱裝飾物

io35ioihl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