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救人員打撈起447航班的尾部。447海底殘骸。法航477航班海底殘骸。模擬的副駕駛博南當時所在位置。447航班的黑匣子。
  2009年6月1日2時14分28秒。法國航空447航班以約200km/h的速度直直地摔在大西洋冰冷的海面上。
  坐在447右駕駛位置上的皮埃爾·博南說的最後一句話是:“這不可能是真的……但是為什麼?”為什麼?這個答案直到兩年多後才有人給出。
  這架飛機遭遇空難4年後,一架馬來西亞航空公司MH370航班似乎重演了“迷失航班”的戲碼,消失在飛過多次的航線上。為什麼?仍是一個待解之謎。
  迷航
  電波消失在雷達監控死角
  MH370消失的第7天,馬來西亞總理說客機通信系統被人為關閉。這無疑將疑點再次轉移到MH370的兩名駕駛員身上。2014年3月8日零時42分52秒,吉隆坡空管與他們取得了可能是最後一次的聯繫,“晚安,馬航370”,並將MH370轉交給胡志明空管。
  2009年6月1日
  法國航空447班機凌晨1:49離開了巴西雷達的監控範圍,在大西洋上空1萬米進入巡航階段。
  機長馬克·迪布瓦,這個有11000個小時飛行時間的資深機長離開駕駛艙休息。37歲大衛·羅伯特代替他坐在了左駕駛座上,羅伯特飛行時間累計6600小時。
  右駕駛座上32歲的皮埃爾·博南是三名飛行員中資質最淺的,3300小時飛行時間,2008年6月才獲得駕駛A330飛機執照。皮埃爾的妻子伊莎貝拉也在這架航班上,伊莎貝拉大他6歲,是一名中學老師,這次前往巴西旅行,正好坐丈夫的班機回巴黎。
  與伊莎貝拉在客艙的還有另外215名乘客和9名機組人員。他們來自32個不同的國家,
  1名嬰兒、7名兒童、82名女性乘客以及126名男性乘客中,有中國中科院的研究員(共9名中國公民),有剛從醫科大學畢業的愛爾蘭女大學生,土耳其豎琴演奏家,可口可樂公司的高管。26歲的皮德羅·路易斯·德·奧爾良·卜拉乾薩是巴西前皇室成員的後裔,他的家族在1889年前是巴西的統治者,擁有巴西、比利時雙重國籍的王子,剛看望里約的親戚,準備從巴黎轉機飛往盧森堡的家。
  起飛後3小時,空乘分發了飛機餐。機艙有些顛簸,這架翼展60.3米的龐然大物正穿越一個亂流。當然,這些信息都將通過民航工業引以為傲的SCARS(飛機通信尋址與報告系統)發出,電腦每隔10分鐘就會將飛機位置以及各項維修數據發送到法航的總部。
  2時10分,飛機自動駕駛突然解除,駕駛艙內響起了警報聲,博南向後拉起控制桿抬起機頭,但是情況沒有好轉,羅伯特呼叫機長,馬克衝進駕駛室:“你們在乾什麼?”
  此後的四分鐘,三名飛行員作什麼也無濟於事,飛機持續失速下降,從黑匣子的錄音中,能聽到機長馬克到最後一刻也在冷靜地說:“仰角10度拉起”。
  搜救人員在失事後25天打撈出了機長馬克的屍體。羅伯特和博南的屍體與機體一起沉入4000米的大西洋底。
  477航班失事後的近2小時,接收他們的塞內加爾空管才發現他們沒有法航447的信息,雷達呼叫著447,也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447剛從巴西雷達上消失的時候,人們並不覺得奇怪,因為它正好飛進了大西洋上空一個雷達監控死角。它恰好處於南美洲和非洲中間,在其一側,飛行員向巴西方面報告航班情況;另一側,向塞內加爾方面報告。但是因為離任何一個區域都非常遠,所以它在雷達上成了一個盲區。南北半球的信風在這裡交匯,還時常有亂流,經常接收不到高頻率的無線電波。
  塞內加爾立即通知法航,而後者發現,他們也聯繫不上這架飛機了。到了上午11:10,飛機預計抵達巴黎的時刻,依舊沒有任何信息傳來。下午,全世界都發現,一架由世界一流公司製造的飛機,“神秘消失了”。
  迷惑
  恐怖襲擊?乘客與武裝分子“同名”
  一架大飛機,怎麼會無緣無故的失蹤?不管在2009年還是2014年,世界進入信息時代,連一個手機都能定位的,何況是那麼大的一個飛機。MH370失蹤後,直到昨日,馬來西亞總理才證實,衛星監測到的MH370最後信號是在6月1日早晨8時11分。那個時候飛機的燃油還沒用完,這為一直以來的劫機論提供了論據。
  2009年6月5日
  法國國防部長莫蘭表示,仍不能排除恐怖襲擊的假設。
  447航班在失去聯繫前,每隔十分鐘會發送一次定位信息,根據這些信息大致確定其消失的海域。法國和巴西等多國軍事力量參與搜救工作。但即便如此,因為不知道飛機的航向,這片海域仍然大得驚人。
  24小時、48小時、72小時,最初幾天的搜尋一無所獲。時任法國總統薩科齊趕到巴西,告訴人們做好心理準備,“找到生還乘客的希望已很渺茫。”
  法航447消失的最初幾天,信息匱乏讓人們陷於恐慌:這是一場恐怖襲擊嗎?
  “這起事故引發了很多的猜疑,”擔任事故調查負責人的BEA調查員波利亞德說,“因為飛機巡航時發生墜機是非常罕見的。”
  法國一家網站報道稱,在法航失事客機乘客名單中出現兩名可疑伊斯蘭武裝分子的名字,官方後來表示,名字只是簡單的“同名”而已。
  與MH370失蹤後的信息混亂十分相似,法航事故也引發了媒體的猜想:是否遭遇亂流導致的結構性破壞並空中解體?是否遭遇隕石擊落?
  不過法航的安全調查分析局(BEA)及時介入並開始主導整個調查過程,他們搜集所有的飛行員報告,衛星圖片開始了歷時近3年的“解謎”。
  迷蹤
  聲吶船地毯式搜索22000平方公裡海床
  當MH370失蹤數天后,各種傳聞滿天飛。終於在12日,中方表示,希望馬方以統一渠道及時發佈權威、具體信息。15日,根據馬方總理提供的信息,搜索範圍從馬六甲,擴大到哈薩克斯坦-泰國、印尼-印度洋更廣袤的區域
  2009年6月5日
  搜尋工作進入第五天的時候,一位巴西飛行員,發現一片海上漂浮的碎片,這碎片證實來自法航447客機,也證實了,447上的所有人,已無人生還。
  除浮在海面上的碎片,搜尋人員還發現了一些原封不動的救生衣,這說明乘客並沒有做好落水的準備,他們甚至沒有時間去穿救生衣。
  重要的尾翼也找回來了,斷裂的痕跡顯示:尾翼是在落水時扯裂的,也就是說,落水前飛機並沒有解體,它不是因為炸彈或者亂流而引發的。
  唯一能為飛機定位的黑匣子的定位電池,壽命只有30天。法國派出了核動力潛艇以及兩艘裝有美國海軍監察裝置的法國船隻,還有一些聲吶船,捕捉著海底傳來的微弱的信號。然而在搜索了超過22000平方公里的海床後,搜查人員沮喪地承認,他們一無所獲。
  真相
  機組人員缺乏足夠訓練、未遵循飛行程序
  在真正找到MH370之前,人們都無法得到真相。現在掌握的消息,始終無法證實飛機的去向與駕駛艙中發生了什麼,讓飛機的電波消失
  2011年3月25日
  調查人員將賭註壓在最後一次搜索。勘探船“阿盧西亞號”,帶著三艘里莫斯6000型潛艇——世界上最先進的水下探測設備,還有水下探測專家們,起航了。
  法航事件過去近兩年後,BEA一度陷入了兩難境地,搜尋工作花費2200萬歐元,卻無任何突破。
  研究了數千塊飛機的殘骸後,調查人員只能推測飛機是整體墜海的。除此之外,調查人員還擁有的證據,是飛機在墜毀之前SCARC發送到法航的24條維修數據。數據顯示,飛機的皮托管有過堵塞的問題(皮托管位於機體外部,是一個小圓筒狀的傳感器,氣流從管中流過時會計算出空速。)但皮托管被凍住“不會”造成墜機,BEA調查員阿蘭說道,“此前法航已通知飛行員皮托管被凍住後的表現,以及應採取什麼應對措施。”
  各種線索形成一個待解的謎團,在排除諸多可能之後,問題又回到原點:要找到黑匣子。
  BEA將最後的希望寄托在美國的一家海洋研究機構: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這家位於美國麻省的研究所,正是他們在超過12000英尺深的水下發現了泰坦尼克號的殘骸。
  3月25日的這次任務,獲得了超過1000萬歐元的資金支持。他們選定了飛機最後失去信號位置的方圓37公里為搜索區域。潛艇和勘探船分開工作。
  一周之後,潛水艇的聲納雷達上顯現出一個巨大的物體:那個物體很直,看上去,不像是自然形成的物體。
  4月3日,在飛機最後位置東北面12公里以外,深度接近4000米的海下,法航447的圖像一幅幅展現在搜查隊員的眼前:引擎,起落架,機身殘骸……
  隨後搜尋隊在殘骸中找到了447航班的兩個飛行記錄儀:專門記錄飛行中各種數據的記錄器;錄下飛行員之間以及座艙內聲音的駕駛艙錄音器。這橘紅色的黑匣子內便是2年來人們追尋的真相。
  數據和錄音顯示,皮托管的確凍住了,產生錯誤的讀數,促使自動駕駛儀關閉,飛行員在受訓時知道,皮托管會在一分鐘後自動解凍,之後空速的數據就會正常,飛行員只要穩定住飛機就行。但是飛行員博南卻向後拉起控制桿抬起機頭,飛機向上沖了超過2500英尺,導致速度下降,然後觸發失速警告,氣動失速的狀態下,機翼失去升力,他們以每分鐘超過12000英尺的速度下墜。這時候他們如果讓機頭向下來加速獲得升力災難或許可以避免,但是趕來的機長無法迅速掌握情況,而副駕駛博南仍繼續把控制桿向後拉,失速的飛機最後“就像石頭一樣掉了下來。”
  2011年7月29日BEA公佈了最後的調查結果,認定空難是因為機組人員缺乏足夠的訓練、沒有遵循飛行程序指引並忽視失速警告而引起的。
  至此,總共耗資超過3500萬歐元的調查工作,終於算是畫上了句號。
  迷途
  “迷失航班”上永遠的乘客
  MH370失蹤後第3天,一名家屬撥通了乘坐該航班的哥哥的電話,電話長響了三聲後斷掉。隨後他又撥打了兩次,電話同樣顯示接通信號,但鈴聲長響三聲後,有語音提示撥打電話暫時無法接通。家屬們只想要一個答案。
  至今
  同樣的事情,法航空難遇難者家屬也經歷過,帕特裡夏知道客機失蹤後,也嘗試打丈夫的手機,電話也是接通的,她認為丈夫不可能隨著飛機沉進海底。人們知道他丈夫手機能夠打通後不斷撥打,希望電話能夠有人接。
  帕特裡夏說:“如果電話能響,即表示電話不會在海底。這是我的希望,我無法承受他回不到家的事實。”客機從消失、墜機、搜救、打撈,已找到了154具遇難者屍體交還給他們的親人,這就意味著,還有74個477乘客與他們家庭“失聯”,成為“迷失航班”永遠的乘客。
  本版撰文/新京報記者 高美
  新京報製圖/張妍 整理/高美 資料來源:《環球郵報》  (原標題:迷失航班)
創作者介紹

傢俱裝飾物

io35ioihl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