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西南大學的安協員,商販聽到他的琴聲後,要拜他為師,大學生們也希望跟他學琴
  昨日,西南大學,保安曾大珩在天橋上拉小提琴。 重慶晨報記者 胡傑 攝
  保安大叔會拉小提琴,是不是讓你眼前一亮。
  因為在西南大學當保安,這位大叔迷倒眾多的大學生,不少大學生也希望跟他學琴。
  前天中午12點,西南大學美術學院藝術設計專業的曾生海到校外吃午飯,走近彩虹橋,一陣悠揚的小提琴聲飄進了他的耳朵。
  “快看,那個保安大叔又開始在橋上拉小提琴了!”回到寢室後,曾生海發了一條微博,還配發了5張照片。
  “都是些耳熟能詳的音樂,看保安大叔拉得那麼專註,感覺是個有故事的人。”北碚區公安分局朝陽派出所的社區民警有一次到西南大學時也看到了這位拉琴的保安大叔,不禁發微博如此感嘆。
  這位身穿制服的保安大叔是誰?為什麼會如此喜歡小提琴,背後有著怎樣的故事?
  會拉小提琴的保安
  昨天,晨報記者來到了西南大學北區。在彩虹橋橋頭,一名身著軍綠色制服的保安站得筆直,右手拿琴弓,左手撫著琴弦,沉醉在鄧麗君的《忘不了》中。彩虹橋上不時有同學結伴走過,雖然大伙議論紛紛,但他絲毫不受影響。
  保安叫曾大珩,今年58歲,是西南大學保衛處的安協員。2007年起,從機械廠下崗的曾大珩來到西南大學當保安,負責校內的治安保衛工作,至今已經近6年。
  別看曾大珩拉小提琴像模像樣,實際上,他並沒有真正學過拉小提琴。上世紀70年代,在曾大珩18歲的時候,見表哥家掛著一把沒有琴弓的小提琴,一時好奇,便借來玩兒。曾大珩有一個朋友在川劇團,常在北碚區體育場附近排練,沒事時,他就抱著一把小提琴坐在旁邊跟著學。漸漸地,曾大珩越拉越喜歡,索性花40元買了把二手小提琴。
  當時沒有工作,憑著買琴時偷學的些許樂理常識,曾大珩自娛自樂,拿上小提琴一玩就是2小時。半年後,曾大珩到當時的四川南充專區南部縣下鄉當知青,臨走時,除了一箱子換洗衣服和一把小提琴外,啥也沒帶。
  “每天挖土、背糞回來,晚上再拉一個小時的琴。”曾大珩說,當知青的時候多虧把小提琴帶在身邊,每天拉一拉,也成了當時精神上的慰藉。3年後,曾大珩回到北碚一家機械廠當造型工,每天早出晚歸,著急養家糊口的他再也沒有時間碰琴,偶爾打開琴盒看一看,也再無當年的興緻。
  大學生也想跟他學
  一直到去年10月份,見家裡的生活越過越好,女兒的工作也有了著落,曾大珩這才又想起了那把好久不碰的小提琴。由於先前那把二手小提琴太舊,曾大珩花800元在網上買了一把新琴。
  曾大珩說,重拾愛好後,他會利用休息的空檔,在西南大學北區的保安室裡拉一拉。直到11月中旬,彩虹橋上一名貼手機膜的商販突然跑來要拜他為師,他才意識到小提琴還能給別人帶去快樂,於是便來到橋上練習。
  “每天聽他拉小提琴,覺得特別好聽,我很崇拜他,所以想跟他學一手。”商販趙德明說,一周前,自己也買了一把小提琴,目前還處於空弦練習階段。
  曾大珩坦言,雖然自己每個月僅有1000多元的工資,但窮人有窮人的快樂,富人有富人的憂愁,拉小提琴就是自己生活的快樂所在。“其實我拉小提琴並不專業,沒系統學過,全憑自己瞎琢磨,但如果有學生對這門樂器感興趣,我願意免費教他們。”曾大珩說,目前已有多名西南大學的在校大學生希望跟著他學拉小提琴。
  文/重慶晨報記者 劉冰鑫  (原標題:拉小提琴的西大保安大叔迷倒大學生 )
創作者介紹

傢俱裝飾物

io35ioihl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