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 樊江濤 實習生 劉郝《中國青年報》(2014年11月24日07版)
  兩個月前,潘海豐從廊坊市永清縣環保局監察三中隊隊長一職調任後奕鎮環保所所長。由於被調往距縣城12.5公里的鄉鎮,妻子逗他:怎麼越乾越“基層”了?故鄉就是後奕鎮的潘海豐,更被當地村幹部“打趣”為“到家門口執法”。
  1998年,25歲的潘海豐初到永清縣環保局工作時,想到戴大蓋帽的“帥氣”和執法的“神氣”,曾激動不已。5000多個日夜,數十萬公里執法里程,上千次執法行動,查處違法案件210多起,解決群眾投訴180多件,9次受上級表彰獎勵……經歷了基層環境監察崗位16年的“摸爬滾打”,早已褪去青澀的潘海豐,而今最清楚“家門口執法”的“酸甜苦辣”。
  在近臨北京的河北省永清縣,用潘海豐的話說:大街上倆人隨便一攀談,不“沾親”就“帶故”,可謂沒有生人兒。對潘海豐這個土生土長的永清人來說,環境監察的執法對象幾乎都是這樣的鄉裡鄉親。
  他初乾環境監察時,面對一邊是執法的丈夫,另一邊是被執法的親友,妻子也試圖從中說和緩解衝突。但潘海豐總是以一句“難道你要親手砸掉我的飯碗嗎?”硬生生將妻子“撅”回去。
  潘海豐的職責就是要對轄區內單位、企業履行環保法規、執行環保標準情況進行監督和處理,有時甚至要砸掉環境違法者的飯碗——取締環境違法企業。這當中最難的無疑是取締污染的小家庭作坊。
  “我們就靠這個吃飯,我看你們誰敢動。”2012年9月,在全縣的一次集中行動中,多部門聯合執法拆除污染小作坊的設備。一位環境違法者見切割機被運到現場,竟躺到執法車的車輪前。
  那一回,從頭天下午4點開始,潘海豐和同事對企業主一家三口挨個兒擺道理講政策,等到做通思想工作拆除完設備,已是第二天早晨7點。
  在基層工作多年,潘海豐最清楚與這樣的被執法者講政策要求時,說什麼樣“莊稼人話”、嘮什麼的“嗑”,來減少對方抗拒心理,配合執法工作。
  他坦言,在基層環境執法並不“神氣”,有時還要“受氣”。16年裡,他被違法者用石頭砸過執法車,也曾被環境違法者叫來的村民堵在企業里無法脫身,甚至還在執法過程中被人放狗咬……
  “今天沒受氣吧?”潘海豐笑稱這句話是每天下班回家,妻子對自己一成不變的“問候”。“被環境違法者當面罵,才不會被38萬永清人背後罵!”潘海豐不怕受這種氣,自然也不怕為此得罪人。“環保執法必須一視同仁,人情口子一開,所有執法工作都沒法幹了。”
  2013年春,在一次排查工作中,潘海豐發現轄區內一家新建的清洗塑料廠。經調查取證,他向企業下達了停產並繳納罰款的執法文書。
  很快,一位“發小”就受托找到了辦公室。請吃飯、送購物卡,潘海豐一一拒絕。“公關”失敗,“發小”扭頭就走。
  20多年的朋友關係在潘海豐心中也占據不小的分量,為了輓回這份友情,潘海豐事後專門請“發小”吃飯,多番解釋才解開疙瘩。
  作為當地從事基層環保執法年頭最長的人,潘海豐見證了環保事業在這個河北小縣一路走來的足跡——1998年,永清剛剛成立環保局兩三年,整個環保局也不過30多人,而今局裡的同事已近百人……
  近幾年,環保形勢日益嚴峻,儘管隊伍不斷壯大,潘海豐和同事的工作壓力仍與日俱增,時常“忙得喘不過氣來”。奔忙在環保一線,群眾環保意識的不斷提高他們也感受最真切。
  上世紀末,和同事到企業收取排污費時,潘海豐常吃“閉門羹”。“當時大家伙聽說過稅收、聽說過工商管理費,但還真沒怎麼聽說過排污費。”這幾年,“12369”環保熱線和環保局的值班電話日漸忙碌。
  2013年,潘海豐從事基層環保執法的第十五個年頭。不是冤家不聚頭——潘海豐在街頭小店吃燜餅時,遇到了當年取締污染小作坊時,一位曾放狗咬過他的業主。
  對方主動湊過來攀談,潘海豐得知他早已改行換業,還擔任了村幹部。5元一份的燜餅,為了誰來“請客”,兩人推搡了半天。最終潘海豐埋單,他坦言:對方那股子“熱乎勁”,讓他溫暖了好一陣!  (原標題:在家門口鐵面執法)
創作者介紹

傢俱裝飾物

io35ioihl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